主页 > 公司动态 > >> 欧洲杯【丝路话语】急需给农村自建房装上“安

  山西襄汾“829”重大坍塌事故敲响农村自建房安全警钟。记者近期在多地采访了解到,多年来,农村自建房近乎“野蛮生长”:没有规范的施工图纸,请的工人大多是农村“土师傅”,对建材的选择主要依据经济实力。尤其是随着城镇化发展,一些农村自建房变身经营性场所,简单随意地改扩建,使得安全风险陡增。(9月7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)

  一起襄汾“829”重大坍塌事故,让我们把关注目标转移到自建房的安全问题上。根据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介绍,“我国农村基数庞大,农房数量众多。农房建设高峰期大概是在2000年,经过10到20年的使用寿命,现在到了问题集中爆发的时候。”这意味着,最近这些年,农村自建房的安全问题可能会“集中爆发”,这对农村安全而言,是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。

  只是遗憾的是,虽然农村自建房数量庞大,但却处于法律监管的“真空地带”。根据《建筑法》第83条第3款规定:“抢险救灾及其他临时性房屋建筑和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,不适应本法。”而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》第16条也规定,农民自建两层以下(含两层)住宅工程不需要办理施工许可证。梳理跟建筑相关的法律法规不难发现,农村自建房基本上处于“三不管地带”,一切全靠自己。这般现实下,农村自建房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,便也是毫不意外的事情。

  值得肯定的是,早在2014年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的《乡村建设规划许可实施意见》提出,进行农村村民住宅建设的,村民应向乡、镇人民政府提出乡村建设规划许可的书面申请。因为人力、财力等现实方面的难题,这样的意见在很多地方并没有严格落实到位。此外,书面申请之后的事务也没有过多的涉及,如质量监管的问题,如房屋验收的问题等等。换言之,书面申请给人的感觉,只是一个备案的意思,并不能给农村自建房带来足够实实在在的“安全感”。

  这般局面下,弥补相关的制度漏洞迫在眉睫。根据此前的社会共识,确保自建房的安全,尤其是自建房转为经营性场所的房屋安全,是当前以及今后一段时期的重要工作,这必须高度重视起来。首先,必须修改与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,明确农村自建房的责任主体,这应该由谁负责?质量标准如何认定?施工资格如何界定?等等,这些问题必须有一个明细的答案。其次,必须加强对农村自建房尤其是农村经营性场所的安全监管,建立必要的抽查制度、巡查制度,最大限度地确保农村自建房的安全。最后,则是要加强宣传教育,让安全常识深入人心,解决政策落地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。

  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襄汾“829”重大坍塌事故的重演,也不希望生命的陨落,那我们就应该以此事为契机,不断地加强监管、完善法律,集结社会各方的合力,给农村自建房装上必要的“安全阀”,最大限度地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,给他们带去更多的安全感。

  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  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甘肃新媒体集团法律顾问:甘肃锐城律师事务所 陈灿律师 ;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顾问:甘肃荣庆律师事务所 吴天英律师